反盜版成效明顯,版權大環境有所改善,創意群體開始崛起
最近,在西安的省體育場,50多萬件盜版侵權和非法出版物被銷毀。人民視覺
“‘倡正版、反盜版’正版圖書優惠”進校園活動宣傳畫。資料圖片
  政府強力推動正版,相關企業絕處逢生
  “WPS活下來了。”在11月30日第六屆中國版權年會上,金山軟件公司董事長雷軍的這句話濃縮了這家本土軟件公司乃至中國版權行業的辛酸苦辣。作為和微軟WORD功能類似的國產文字處理軟件,上世紀90年代,WPS曾風行一時,但在盜版軟件和跨國公司的圍追堵截下,到1996年金山公司差點破產。雷軍稱自己一度成為“祥林嫂”,逢人就抱怨當時糟糕的版權環境給企業帶來的影響。
  轉折點出現在2000年6月,國務院印發了《關於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的通知》,規定任何單位在其計算機系統中不得使用未經授權許可的軟件產品。2001年,北京市政府採購了11143套WPS,這300多萬人民幣使金山軟件熬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回顧過去,我對國家版權局充滿了感激之情,如果不是在2000年前後推動了整個政府機構率先購買正版,說實話,我想今天WPS的業務也就不存在了。”雷軍說,“雖然版權保護大環境還不夠完善,還存在很多問題,但是我看到了陽光,我看到了春天。”
  記者從國家版權局獲悉,我國中央國家機關和省級政府機關已分別於2011年5月底前和2012年6月底前全部完成軟件正版化。截止到今年10月底,我國92%的市級政府和80%的縣級政府已完成軟件正版化檢查整改任務。檢查整改期間,各級政府機關共採購操作系統、辦公和殺毒軟件480.27萬套,採購金額27.83億元。
  電視劇版權價格飛漲是近年來互聯網視頻行業的突出現象。以往幾百元一集的電視劇如今可以賣到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一集,一部獨家播放的熱門電視劇版權,總價格可以達到幾千萬元。“如果還是以前那樣盜版泛濫,隨便在網上下載,電視劇絕不可能達到今天這樣的價格。”樂視網首席運營官劉弘說。
  百度公司董事長李彥宏剛回國創業時,中關村到處都是賣盜版光盤的,而今天這樣的景象已經不見了。李彥宏說:“我不知道這個市場(指盜版市場)還在不在,但我知道互聯網視頻行業已經變成一個巨大的產業,雖然還在虧錢,但它已經是正版占了主流。”李彥宏透露,近幾年百度公司為購買影視作品版權、音樂版權、游戲版權已經花了40多億元。
  自2005年以來,國家版權局聯合十餘個部委開展打擊互聯網侵權盜版的“劍網行動”,使一度泛濫成災的互聯網影視、音樂、動漫盜版得到極大遏制。在今年的“劍網行動”中,國家版權局實施重點網站版權主動監管,要求各網站必須上報每季度點擊率排名前50位的電影、電視劇的相關授權證明文件,沒有授權證明文件或文件不全的影視作品不得上線。據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副巡視員段玉萍介紹,截至今年6月底,在實際報送的3000部影視劇中,有2241部影視劇有授權證明文件,占總數的74.7%。
  打擊盜版和推進正版化“雙管齊下”,使國內相關企業獲益良多。
  版權成經濟新增長點,創意群體正在崛起
  版權保護狀況的改善直接帶動了版權產業的飛速增長。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今年4月發佈的一組數據,2010年我國版權相關產業增加值為26370.26億元,占全國GDP的6.57%。這一數字已經超過5.8%的世界平均水平。即使是在國際金融危機的壓力下,我國版權相關產業年均增長率也接近20%。國家版權局副局長閻曉宏說:“版權在推進國家經濟結構轉型方面的作用日益凸顯,在文化和經濟發展中的作用越來越突出,對創新型國家的建設起著巨大促進作用。”閻曉宏認為,版權作為知識產權的一種類型,是發展文化產業的核心資源,是推動文化資源資產化的關鍵要素。“從這一意義而言,控制了版權就控制了文化。”
  我國一些地區在經濟發展中也嘗到了版權產業的“甜頭”。廣州是典型代表。風靡全國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中國第一家動漫上市公司、在CAD軟件中占據領導地位的軟件企業都誕生於廣州。2012年,廣州市版權產業增加值達1957.5億元人民幣,占全市GDP的14.5%。今年1至7月,廣州市軟件產業實現收入902億元,同比增長25.75%。版權相關產業已經成為廣州經濟的重要支柱,為當地稅收和就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廣州市朗聲圖書有限公司的會議室里掛著一塊牌匾,上書“A級納稅人”。董事長歐陽群自豪地說,全廣州20多萬家企業,拿到這一牌匾的不到2000家,而出版行業拿到這一稱號的就更少了。
  朗聲圖書公司之所以能成為當地納稅大戶,秘密武器就是金庸作品的版權。作為金庸作品中文簡體版、漢語有聲版和相關衍生品版權的獨家所有人,朗聲圖書公司以金庸作品的版權為核心,打造出一條“金庸產業鏈”。儘管金庸作品自出版以來已經累計銷售了近3億冊,相關影視劇拍了無數,但紙質版的金庸圖書目前仍有很大銷量。朗聲公司出版的文庫本(即口袋本)金庸全集曾創下48小時銷售1萬套(近50萬冊)的紀錄。歐陽群透露,來自金庸作品的收入占公司總收入的1/3以上。
  廣州中望軟件公司是目前在數字化工業設計軟件領域占據國內市場份額最大的一家企業。總經理劉玉峰說,2002年公司的年營業額還僅有500萬元,但2012年已經達到了1.1億元。目前中望的CAD軟件有15種語言版本,出口全球80多個國家。“我們的快速發展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國家推進軟件正版化,現在企業主動購買我們正版軟件的越來越多。”劉玉峰說,“不是說政府採購我們的軟件,而是政府為我們營造了一種環境,政府不用給我們經費資助,政府創造一個好的環境,使企業都用正版軟件,我們自己就能發展起來。”
  中小創意企業發展的一大瓶頸是資金短缺。文化創意企業普遍是小微企業,其核心資產是創意,但普遍缺乏固定資產,因此很難向銀行貸款。如何把創意變成版權,如何以版權作質押,是今天版權經濟發展的一大難點。廣州市版權局巡視員周憲華說,目前廣州市正在探索建立版權價值評估體系,“明確了版權的價值,就便於為投資者和創意企業搭建橋梁”。2012年廣州市參與質押融資企業達15家,參與質押融資企業數年增長50%,融資額度達2.03億。
  據國家版權局統計,我國版權相關產業的就業人數已經超過1千萬人,占全國城鎮單位就業人數的7.98%。
  版權保護意識有待提升, 根除盜版需政府公眾攜手
  儘管受訪企業普遍認為版權保護正在不斷加強,但盜版現象仍難以根除,特別是互聯網正在成為侵權盜版的高發區。企業界人士認為,單靠政府打擊和治理,恐怕難以從根本上扭轉,他們呼籲社會公眾提高版權意識,為版權產業營造健康的發展環境。
  廣州漫友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最大的民營漫畫企業,每天出版2本漫畫雜誌、1本漫畫書。但總經理俞涌仍在為盜版而煩惱。《爆笑校園》是漫友最暢銷的圖書,已出36期累計發行3600多萬冊,但俞涌估計市場上每10本里有8本是盜版的。“對於盜版,我現在是又喜又憂。喜的是被盜版的肯定是市場認可的,是暢銷書;憂的是公司和作者又要損失一大筆收入。”俞涌說。
  朗聲圖書公司去年在某省發現了一家盜印金庸作品的印刷廠。當歐陽群帶著廣州版權執法人員前去查封時,當地人對他說,假藥假酒能吃死人,假書又看不死人,你不去查假酒假藥,幹嘛來查假書?
  社會公眾的這種版權意識和先進國家相比差距明顯。俞涌6年前在新西蘭留學,教科書特別貴,像許多中國留學生一樣,俞涌捨不得買,就去複印了一份。但教授對他說,複印的教科書不許在教室里用,要看你只能帶回家去看。這件事對俞涌觸動很大,“他們覺得這是不合法的,不能做。我們當時就沒這意識。”
  周憲華說,目前互聯網侵權盜版現象依然嚴重,但版權是私權,如果被侵權一方不主動主張權利,政府部門也不好介入。雖然刑法上有非法經營罪,但互聯網侵權盜版總量雖多,但單次的侵權數量或金額一般都達不到起訴的標準,最多要求侵權者刪除。這種現實也需要政府主管部門加強主動監管,收集證據,給網絡侵權者以有效威懾。(張 賀)
  (原標題:版權經濟迎來春天)
(編輯:SN08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m14dmmxzp 的頭像
dm14dmmxzp

逆光

dm14dmmxz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